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省会城市GDP图谱:广州逆势增长,长江经济带表现抢眼

目前已有22个省会城市公布了今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从总量来看,东南沿海地区优势突出;从增长来看,长江经济带一马当先;从省会经济集中度指标来看,银川、西宁和武汉强度最高,济南和南京则偏弱。

广州市夜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辛圆

截止到11月7日,已有22个省会城市公布了今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从总量来看,东南沿海地区优势突出;从增长来看,长江经济带一马当先;从省会经济集中度指标来看,银川、西宁和武汉强度最高,济南和南京则偏弱。

“龙头”广州逆势增长

从经济总量看,广州依然是中国省会城市的“龙头”,今年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GDP)达到1.79万亿元,位列第一,成都和武汉紧随其后,分别为1.2万亿元和1.15万亿元,杭州和南京排名四、五位,也进入“万亿俱乐部”。

广州不仅在总量榜上打头阵,在经济增速变化上也位列第一。今年前三季度,广州市GDP同比增长6.9%,较去年同期增长0.6个百分点,在全国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

长期以来,广州的光环被省内“兄弟”城市深圳所掩盖,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座南粤经济重镇没有实力。广州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9月,广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1.1%,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高达27.6%,城际铁路、地铁、高速公路等项目持续推进,铁路运输业、道路运输业投资分别增长53.5%和38.7%,工业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也呈两位数增长态势。

与此同时,广州在高新技术产业方面发力迅猛,工业产业结构持续优化。1-9月,八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7%,比工业增加值增速高2.6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20.9%, 比上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对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为63.7%。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57.8%,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48.8%,同比提升0.1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高技术制造业行业中的医药制造业、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和医疗仪器设备及仪表制造业等投资实现较快增长,分别增长97.8%、43.1%和12.1%。

消费方面,广州也亮出了不错成绩。 1-9月,广州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346.95亿元,增长8.2%,连续5个月保持在8%以上,据一线城市首位,分别超过北京、上海和深圳3.4、1.0和1.4个百分点。

长江经济带“一马当先”

今年前三季度,有7个省会城市GDP同比增速达到或超过8%,其中,有6个城市处于长江经济带。长江经济带涉及到中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

1-9月,南昌市GDP同比增长8.8%,和去年同期持平。工业经济表现出彩是南昌经济的一大亮点。前三季度,南昌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分行业看,全市36个行业大类中有28个实现增长,行业增长面达77.8%,22个行业增速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同时,南昌工业转型升级稳步推进,装备制造业、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9.9%、19.7%和10.4%,分别高于全市工业1.2、11和1.7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还有成都,今年前三季度成都市GDP同比增长8.1%,在增速榜前5名的省会城市中,成都是唯一一个和去年全年相比经济仍在增长的。

前三季度,成都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0%,连续12个月保持在8%以上。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成都市全部工业增加值达到5663.8亿元,在15个副省级城市工业增加值总量排名中仅次于深圳,这也意味着成都对多数沿海城市实现了体量上的超越。

“长江经济带可以说是区位条件优越,产业集群效益也很高的地区,这个地区腹地辽阔,资源丰富,加上相对边界的交通条件,汇集了中国大部分汽车、电子和石化等行业,而产业集中度高的地区也能够吸引到相当高素质的人口,从而促进生产要素更快流动,降低交易成本,促进经济快速增长。”民生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对界面新闻表示。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对界面新闻分析说,长江经济带对于促进中国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特别是带动中西部,长江上游区域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接下来要做的是打破经济带内各行政主体长期以来都有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团朝一个目标迈进,还有就是解决地方产业结构趋同化的问题。

他建议,中央要统一协调各种资源,例如统一配置基础设施,统筹推进交通网络建设,制定公共服务一体化的发展战略等。

“首位度”之争激战正酣

省会经济集中度表示某省份的省会城市GDP占全省同期经济总量的比重,反映该省份经济的集中状况和省会在该省经济中的地位。

从已公布的数据看,银川、西宁、武汉在省会经济集中度这一指标上分列前三位,分别达到51.2%、48.6%和37.7%。而“泉城”济南的存在感偏低,“省会经济集中度”仅为11.5%,低于省内经济总量第一的青岛近5个百分点,除济南外,呼和浩特、南京、郑州和西安的省会集中度也不高,均在10%-20%之间。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界面新闻分析称,首位度是影响城市投资价值的因素之一,在很大程度上扮演的是投资导向或者风向标的角色。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分析师付一夫对界面新闻表示,提升首位度,对于城市经济的发展而言,至少有两方面利好。其一,可以形成更为强大的资源集聚效应,优质高端的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的集聚,将会给城市的经济发展与产业升级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第二,可以强化城市的中心地位,并发挥出强大的辐射能力,带动周边城市和地区的发展。

他同时指出,GDP并不能充分反映经济增长质量,考虑到当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唯GDP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更应关注的是城市经济增长背后的质量问题。

付一夫强调,在提升城市首位度的同时,还应充分考虑到产业结构、生态环境、公共服务、精神文化、科技创新等多个维度的共同协调发展。此外应警惕中心城市对周边的“虹吸效应”,要加强与周边中小城市的联动发展,实现城市圈共赢。

在“风头”被抢带来的焦虑下,各个弱省会城市试图通过拓展城市空间在内的各种方法,努力做大、做强省会经济,从而更好地辐射周边地区。

例如,济南市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济南作为山东省省会的城市首位度不高,省会吸引力、带动力、竞争力还不够强,接下来要加快提升省会城市的带动力和辐射力。随着今年初山东撤销地级莱芜市,将其“地盘”划归省会城市济南,山东省会济南的城市首位度或将明显提升。

南京也感到了紧迫感,这座“六朝古都”长期被省内另一座以历史和文化著称的城市——苏州压一头。今年1月,南京市市长蓝绍敏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介绍了南京将重点做好十个方面的工作。第一项工作便是“抢抓机遇,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提升城市首位度”第一次进入南京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在今年9月举行的中共呼和浩特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上,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王莉霞对“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府”进一步提出明确要求。她提出,要在经济、政治、文化、生态建设等方方面面,提高首府城市首位度,使首府真正“首起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四肖三期必開